昔言似烟缕雾消
在你安躺的地方至今萦绕

关于

¥429.00

购买链接

漫威钢铁侠定制款 H691 头戴式耳机

德哈 但是你没有

假装是璞玉的小石头:

我记得那天我在火车上与你相遇,


我拒绝了你伸过来的手,


我以为你一定会讨厌我,


但是你没有。



我记得那天我从你头顶抓住金色飞贼,


游走球疯了般追我却误伤了你,


我以为你会说"这都怪你,波特 ",


但是你没有。



我记得那天我邀请了帕瓦蒂做我的舞伴好让你嫉妒,


而你真的嫉妒了,


我以为你一定会离开我,


但是你没有。



我记得那天跟你在盥洗室里争吵,


我们大打出手“神锋无影”害你...

我想我不会怀念九年级

《他》

诡岸相当黄:

   诡岸执笔
  
  
  
   
  他剧烈地于丛林中奔跑着,脚下踩踏的枯枝不堪重负,发出“咔嚓”的惨叫声。
  
 
  
   
  他的视线仿佛被雾气遮蔽,恍恍惚惚间,四周似乎有人影在摇晃,那些扭曲的灰白的人影朝着他怪异地舞动,像是卸下了自己的胳膊,又将脚踝关节撕扯分离安到手腕上。
  
  
   
  那些灰白的人影不断地分裂,重合,尖叫,挣扎,最后融合为一个完整的人形。
  
  
  
  雾气骤然消散,他骇然地瞪大双眼,那个人形朝着他缓慢挪动。
   
 
 
  
  他看到了。
 


    
  他看清楚...

邬童×班小松

我很好接触的:

其实很多人都知道,最重视班小松的是那个曾经为了躲他而藏进厕所的邬童。

陶西知道,因为背着班小松来和他谈判的邬童说自己什么都可以做。
尹柯知道,因为那个被他讽刺“把自己玩进去了”的邬童竟然对他服软示弱。
江狄也该是知道的,因为从来不将他放在眼里的邬童第一次挥了拳头。

这三个人,是目前为止邬童不屑虚与委蛇的人物,不务正业的体育老师、绝口不提的旧时回忆和狂妄自大的手下败将,依着邬童的性格,只会避而远之,永不相干,可是他没有一次能避开,因为班小松的愿望是重建棒球队,而每一步却又与邬童极力想撇清的三个人有关。

被江狄挑衅时忍着不出手,却在班小松吃哑巴亏时夺过棒球棍喊着“重组一个就是了”。
从...

【鹿迪】满足你们想鹿哥下水接住热巴的愿望

甜炸!

慈悲:

其实我知道大家其实更想看到鹿哥在水下接住热巴的场景……谁还不想搞个事情呢……那我来个小段子满足一下吧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鹿哥听到隔壁的热巴紧张的碎碎念,低头思量了一下,默默离开人群,转身下了水。

没什么注意到他,大家都围着热巴花式安慰着。只有陈赫安慰到一半发现有点儿奇怪――小鹿?小鹿!

转头找了一圈,在水里找到他了。

鹿哥抬头看了眼赫赫,笑了一下,陈赫一脸懵逼――你咋又下去了?

鹿哥――人不是怕吗,我待会儿接她去,估计就没那么怕了。

陈赫的表情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,竟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踌躇间,超哥也看了过来,赫赫突然无...

《兔子和星星》

诡岸相当黄:

诡岸执笔
 
-
 
[谁也会在这个世界有些失重,谁的胡思乱想也没人懂,谁才会是我想守护的小宇宙。]
   
“嗯,我在这里给大家讲个故事,这个故事可老可老了,所以你一定要竖起耳朵,静静地坐下来,听我讲。嘘,小声点儿。”

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木屋,木屋里住着一只兔子。兔子名唤阿玺。
  
阿玺自诣为高冷的兔子。他是一只会跳舞的兔子,他多才多艺。哎呀,你别插嘴,我说兔子会跳舞,他就会跳舞!
阿玺有个说不上习惯的习惯:他喜欢在有风吹过的夜晚,躺在木屋前的那方草地上,鼻尖嗅着属于灯芯草的那股子...

© 戏多不压身 | Powered by LOFTER